当前所在位置: 合肥热线主页 > 科技 > 正文 >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2020-08-26 04:09: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
摘要前两天的锤科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将在半年内开始自己研发操作系统。并且还不是简单的基于Andriod开发,而是真正从底层开始写的系统,下一代的OS。但我们都知道,市面上绝大部分的操作系统,都只是基于现有

前两天的锤科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将在半年内开始自己研发操作系统。并且还不是简单的基于Andriod开发,而是真正从底层开始写的系统,下一代的OS。

但我们都知道,市面上绝大部分的操作系统,都只是基于现有的开源操作系统进行的二次开发,很多都只是自己重新设计了一版 UI 和一小部分功能而已。

虽然开发自主操作系统在战略层面非常重要,但难度实在是太大,而且要想突破已有的成熟生态体系难上加难。号称做手机OS的企业不少,但无不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不了了之。

这次罗永浩口中要做的新系统,究竟是真有决心还是说说而已?开发一个全新的系统难度到底有多大?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其实这不是老罗第一次说要做操作系统。

2018年4月18日,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个人微博回应网友关于“锤子做大做强之后,会自己做操作系统吗?”的问题时,他表示:当然,这事在中国可能暂时不能指望别人了。

但罗永浩在一开始,就掉进了坑里。

移动互联网最核心的东西目前看来是三个东西:操作系统、浏览器、App。

App 门槛最低,形式比较多样化,但通过一个 App 成为行业巨头的可能性相对比较小,而且要具备平台规模就太难了;

浏览器市场其实已经是红海了,Chrome、UC、Opera 以及不断涌现的新手机浏览器互相竞争了多年了,市场份额就那么大,插一脚可不容易;

操作系统门槛最高,看上去大有可为,阿里、腾讯、小米这类的行业巨头其实也都将操作系统列入了很重要的战略层面,只不过因为前路不明,大部分时间还只是闷声在搞研究。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阿里巴巴打造的操作系统,以前的业务为YunOS,现在整合到AliOS,专注汽车和IoT领域

手机市场之所以都在往操作系统上挤,是因为手机作为一种大规模批量化生产的商品,硬件上的区别越多,额外的制造成本也会越高,而通过软件实现功能和风格上的区别,一方面可以控制成本,另一方面,如果一个品牌的旗舰机没有额外的功能独特性,只是通过发布会 PPT 上的参数展示告诉大家我们的手机会比别人的机器快,照相更清楚,显然是没法被称为“旗舰”的。

我们买一部手机的旗舰定制版,希望得到的应该不只是手机背面的那一块限量版小牛皮吧。

所以我们在 iPhone X 上看到了其它版本 iPhone 并没有的 Animoji,通过软件功能上的差别来建立不同定位机器体验上的区别其实并不鲜见。

但自主开发一个操作系统,到底难度有多大?

一个桌面级的操作系统代码规模在千万行数量级,如果加上配套软件,总规模应该超过一亿行,如果再加上一个完整的软件生态系统,那么总规模应该不少于十亿行。

目前国内开发的绝大多数国产操作系统,基本都是基于开源操作系统之上,进行二次开发的结果。一般而言,二次开发的代码量(实际属于操作系统范畴的代码)不会超过操作系统总代码量的1/10。且往往远远小于这个数值——不超过1/100。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这么看好像就是一个代码数量级的问题嘛,那是不是投钱投人就够了?

并不是。

让我们举一个直观的例子:会盖 5 层楼房的施工队,是不是只要投入 2 倍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可以盖出 10 层楼房?盖个 5 层楼需要一年,那么投入两倍的资源,是不是半年就可以搞定?显然不会是 2 倍这么少。

同样的,能开发一个基于现有操作系统的软件,和开发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的难度相比困难也在这里。

可惜很多人都认识不到这一点,把软件开发当成是1+1=2这么简单的事情,就像视频中的老罗曾犯过的错误那样,盲目的投入进去,最终的结果要么及时止损放弃自主开发,要么随着人力财力的耗尽人去楼空。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在全民造手机的时代,中国也曾涌现过许多 OS,拿 2012 年来说就曾经出现过至少十来家号称要专心做 OS 的厂商。

如今泡沫尽散,逐利者都已销声匿迹,追名者也落得籍籍无名。中国不缺少会赚钱、赚快钱的互联网公司,也不缺少会做产品,做技术的公司,我们缺少的是既有能力有技术,又能一条道走到黑,撞了南墙不回头的“傻子”公司。

在基础的芯片和操作系统领域,更是需要这种傻傻的精神、笨笨的勇气。

1984年张忠谋从美国到台湾创办台积电,台湾的芯片制造行业从一文不名到如今在世界举足轻重,台积电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年届八旬一头白发的张忠谋在基础芯片领域为华人开创了一片天。其中付出的艰辛和遇到的问题,很多创业者想都想不到。

在操作系统领域,如果仅仅是出于赚快钱的心态或者空有一腔热情,不把 OS 当事业,是无法长久的。

三星自己推过 Limo 系统、Bada 系统,结果根本没有人加入他的生态。现在去百度上搜这俩词,连点对应的搜索结果都没有。可以说已经完全被埋在历史里了;

诺基亚凉了之前也做过自己的尝试,推过 Maemo,以及 Meego。也是叫好不叫座。诺基亚的 N900 被称作一代神机,刷机王,什么系统都能跑,那会儿大家都喜欢买来捣鼓,但是 Maemo/Meego 照样还是没人用;

黑莓家的 BBOS,当年是商务人士的首选,以安全性著称,现在也没几个人继续用了。至于 Palm 家的 WebOS,早在 Android 和 iPhone 之前就实现了卡片式后台,以及很多领先于时代的设计,一样早被人遗忘了。

纵观智能手机发展历程,前期是 Symbian 阵营和 PPC 两大阵营,后期是 Android 和 iOS 两家对垒,他们无一不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占齐,才得以最终占领市场,打破传统格局。

而其他的优势不那么明显的操作系统,都淹没在历史场合中了。强如三星、诺基亚、摩托罗拉这样的行业巨头,都在推广自己的操作系统上栽了大跟头,足以见得有多不易。

单从 2009 年的时间节点来看,中国是非常有希望在智能手机上打造自主的软硬件系统的。

我们国家当时也适时的为自主操作系统提供了补贴,移动的 OPhone、联通的 沃Phone 等等操作系统漫天飞,2011 年时联想靠着自己的 乐OS 直接拿了 1 亿元补贴。

国内企业把全套的解决方案包括操作系统研发出来之后,不缺市场不缺渠道,各家电信运营商争着推广,可惜面临着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软件生态。

一个操作系统要想真正广泛地推广开,除了技术因素以外,生态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很多看起来很优秀很超前的东西都是死在了生态上。

当时互联网厂商中也只有腾讯QQ在适配各种手机操作系统,在此过程中没有一个国内互联网公司有魄力将自家的软件生态转移到智能手机上。曾经有魄力的盛大,在此时被资本市场搞得应接不暇,无力再去布局智能手机。

最终,整个智能手机市场被更有魄力的 Google 收入囊中。

其实当年的 Android 跟国内各家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没有什么区别,一开始也是类似黑莓手机的全键盘形态,软件开发用的也是 Java 虚拟机。在看到苹果 iPhone 以后,也才开始掉头修改系统适配全触控模式。

甚至初期的 Android,根本就是 HTC 的 Android,Google 更多的是搭建了一个 OHA 开放联盟,并为 Android 提供自家全套的软件服务。

2009 年,中国离自主操作系统最近的一年。

可惜的是中国没有像盛大这样有魄力的企业站出来,更让人惋惜的是当时我们有这样具备竞争力的软件服务,但是活活给浪费掉了。

就像老罗的一样,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怀揣着一个未实现的操作系统梦。

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跟美国平分前20大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市值都超越 3000 亿美元,如此大的体量,仅靠互联网应用层是撑不起来的。

深入到硬件底层,要掌控芯片、存储的话语权;在底层操作系统,要掌握自主的手机操作系统。

显然,iOS 和 Android,都不是我们能信赖的自己人。

可能我们真的需要像老罗这样准备 Allin 操作系统的人,但这和我们今天讨论的、需不需要老罗这种人是两个话题。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说回老罗。

上个月,跟一位刚回国的朋友聊天,她有一些问题像要咨询我。在开始之前,她突然说“等一下,我先问你一个问题,看看我们是不是一个路子的人。”

“啥?”

“你对罗永浩和锤子怎么看?”

现在关于老罗和锤子的骂声四起,有人站出来说“不要嘲笑他人的梦想”。以我的观点,人们很少嘲笑别人的梦想,而是嘲笑别人的实力。

例如现在有人翻出老罗要做乔布斯的语录,意思就是“瞧你做的什么东西,还跟乔布斯比”,归根到底还是觉得老罗实力不济。所以我觉得当有人嘲笑自己的时候,与其生气和沮丧,不如检讨一下自己的实力,很多时候别人是对的,尽管态度上不那么让人舒服。

在我的价值观里,最值得尊重的不是梦想,而是为实现梦想而努力的过程,这个过程经常意味着超越自我,大概这也是各种激励我们的各种人生故事中,最激动人心的部分。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直到几年之前,老罗都是让我很欣赏的人。

从他的段子录音,到创建牛博网和培训机构。我看到的是他在做一些事情改变现状,实现自己的目标。过去的两年里,他创造的价值越来越少,制造的噱头越来越多,而且有种”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印象,所以就不再抱有那么高的期待。

但反过来,从另外一个角度,老罗遇到今天的困境,也是因为他超出了自己的舒适区,去做了一件不那么擅长、不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一个文学作品里的人物,堂吉诃德。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堂吉诃德是塞万提斯为了消灭当时荒诞的骑士小说所创作出的小说人物。作者写书时存心和当时的骑士小说作对,将主角设定成一个糟老头,穿着破烂的盔甲,骑着一匹瘦马。大战风车,大战羊群,种种荒诞行径让人忍不住心生厌恶。

但不可思议的是,就这样一个人物,成了文学史上经典人物形象之一,褒贬参半。

从前天开始,老罗的形象开始和我脑中的堂吉诃德产生了重叠。

这场锤科的发布会,就像是一个谨遵“骑士道”精神的糟糕老头,拿着破竹竿,冲向风车的景象。

三星、诺基亚都没成功,罗永浩要自己做系统,知道这有多难么?

那么,堂吉诃德是个糟糕的人吗?老罗是个糟糕的人吗?

可能都不是。

对于堂吉诃德来说,只要不提“骑士道”,他就是一个谈吐高明,学识渊博的长者,他对于社会、战争、人性都有着深刻的理解。

对老罗来说,我回顾一下他的履历,绝对谈不上是一个糟糕的人。但现在的他是不是越来越糟糕了,我给不出结论。

在我眼中,今天的罗永浩越发的像是一个野蛮生长的理想主义者。他可能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会被人骂成傻子,但还是在这样做着。

而围观的人,没人会想为什么罗永浩会变成今天这样,我们并不好奇也并不想去了解。

他的梦想、责任、情怀,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想看到他继续像个傻子一样,追着羊群、砍着风车,然后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变成一个被实锤的傻子。

推荐阅读:途聚网

相关滚动